南方杂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页
往期
南方
杂志简介
单位公告
官方媒体
首页 > 南方杂志主站>数字报>期刊发布>2019年 第19期

【曙光】岭南的黎明从这里升起

2019-09-23 来源:南方杂志 作者:石静莹

报纸关于广州解放的报道

解放军部队进入广州城

  1949年10月,广州市的东亚大酒店升起广州第一面五星红旗。黎明前的黑暗已经过去,人民群众的生活揭开了新的篇章

  ◎《南方》杂志记者∕石静莹 发自广州

  ◎本文责编∕张蓓蕾

  1949年10月,广州市的东亚大酒店升起广州第一面五星红旗。岭南儿女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

  从1949年到1952年,在叶剑英的主政之下,通过城市接管、建立新政权,以及围剿土匪反革命、稳定经济、发展教育文化等工作,广东全省的面貌焕然一新。

  黎明前的黑暗已经过去,人民群众的生活揭开了新的篇章。

  接管城市,建立政权

  解放战争胜利前夕,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提出“党的工作重心由乡村移到城市”。根据全会精神,广东在叶剑英的主政下,完成城乡接收任务之后,随即着手城市的管理和建设工作。

  为了加强对城市工作的管理,广东当时以广州为中心,领导几个较大城市。通过抓大城市,推动中小城市,并通过抓圩镇,联系广大的农村。

  广州市是抓好城市管理的龙头。

  据有关档案资料记载,为接管国民党旧政权,迅速建立新政权,1949年10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州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简称“市军管会”)成立。

  市军管会下设治安委员会、财经接管委员会、交通接管委员会、军事接管委员会、文教接管委员会、房屋分配委员会、物资处理委员会、外侨事务处、电信接管委员会、卫生接管部、司法接管部、供应部,统一负责全市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的接管工作。

  中共中央对广州市的接管工作做了较为充分的准备。解放前夕,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后改为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和中共广州地下组织搜集整理了一批国民党机构及工厂、学校等部门的有关资料,作为接管的参考资料。

  广东解放时,中共中央先后抽调曾经在北方参加接管工作的干部以及香港、广东各游击区的干部共1000多人随解放军进入广州,参加接管工作。

  1949年12月上旬,接管工作基本完成。接管后的广州市,很快就完成了工厂复工、商店开业、学校复课工作,水、电以及交通恢复正常。

  城市接管在准备充分的前提下,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在建立党和政权基层组织的同时,广州市还建立起工会、共青团和妇联等群众组织,作为开展工作的依靠力量。

  城市接管工作的完成,从根本上铲除了国民党政权的根基,迅速建立了人民革命政权。

  随后,广州市召开了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没收了官僚资本,禁烟禁毒禁娼禁赌,整个社会风气为之一新。1953年8月,广州结束了军事管制。

  全省各级人民政权也在这段时间建立,1949年11月6日,广东省人民政府正式成立,设委员41人。省人民政府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有关规定,结合广东的历史和地方传统,采取由上而下建立证券机构,迅速地建立了全省各级人民政权。到了1950年10月,全省建立了潮汕、东江、北江等9个专员公署以及海南军政委员会,建立了海口、佛山、湛江等7个地级市、99个县和1个县级市(肇庆)。

  城市里,普遍建立了作为市人民政府派出机构的街政委员会。后来,这些委员会成为了街道办事处。

  之后,在建立政权和恢复经济的基础上,广东开始了文化教育建设,如开办党的机关报《南方日报》,接管国民党报纸和亲国民党的报纸。组织出版了统一战线报纸《联合报》,开办广东第一个人民广播电台。从1950年起,广东省成立了新华书店和电影放映队,各市陆续建立了文化馆。各市还先后增设公立医院、区卫生所、妇幼保健院等卫生机构。

  清除匪患,安定社会

  解放初期,全省仍残余土匪武装3万余人。这些土匪武装与国民党残余势力相勾结,发动暴乱攻打县区乡政府,杀害下乡工作队员,抢夺武器、粮食,给人民群众的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

  刚刚解放的广州城内,反动分子以国民党残留的正规军为骨干、封建地主为靠山、惯匪为先锋,大搞破坏活动,盘踞乡镇,杀人抢掠,无恶不作。更有甚者,袭击解放军哨兵,还在国民党飞机空袭时明目张胆地发出信号,指示轰炸目标。

  广大市民的生产生活秩序得不到基本保障,社会安定受到影响。

  时任广州市市长叶剑英等华南分局和第十五兵团领导人迅速确定了“肃清匪特,巩固治安”的首要目标。

  当时,广州市西关地区是繁华的商业地带,同时也是匪特出没最为频繁的地方之一。在叶剑英的指示下,广州警备司令部首先主抓这一地区的剿匪斗争。一次,一小股匪特分子在下九路、十八甫一带密谋抢劫一辆解放军军车,他们藏在一条小巷后面,计划等解放军巡逻分队经过后即出动劫车。但我军巡逻分队早已因地制宜地改变了巡查方式,由过去的单一小组一线式巡查改为前后两组巡查。因此,企图抢劫军车的10余名匪特在我军前后夹击下成了瓮中之鳖。

  随后,匪患严重的珠三角地区开始了剿匪行动,土匪大部分被歼。在初步控制广州和珠江三角洲的匪患形势后,叶剑英便将剿匪战场转向粤北,并逐步向西江、粤东扩展,剿匪斗争开始在广东全面开花。

  全省公安部队联同驻军开展的这场大规模剿匪运动,前后时间长达一年多,广东大股的土匪武装基本被歼灭,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有了保障。

  打击投机,稳定经济

  解放前的广东,经济混乱、货币超发,人民群众生活水深火热。

  据香港发行、由中共广东区党委直接领导的报纸《正报》记录,1946年1月7日,广州市的米价每担已超过万元(法币,下同),其他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也高得惊人,猪肉每斤720元,牛肉每斤420元,柴火每担2200元;到了1948年2月14日,广州市大米价格由每担70万元,涨到140多万元,同年5月涨到了700万元。

  到1949年,蒋介石政府统治下的广州,物价暴涨仍在继续。据广州大学经济研究所发表的1949年5月物价指数,一周内物价上涨了395.5%。

  国民政府大量发行钞票,柴米油盐价格暴涨,受打击最大的是平民百姓,大家都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不少市民不得不吃野菜、米糠,甚至以死猫、死鼠充饥。

  在广州市军管会的领导下,广州人民先后接管了国民党在广州的中央银行、交通银行、农业银行、中央合作金库等金融机构。

  1949年11月3日,广州市军管会发出通告,宣布禁止使用国民党的金元券,一律以人民币为本位币。11月18日,广州市军管会又颁布金字第一号布告,宣布人民币为全国统一流通的合法货币,明令严禁外币在广州市面流通使用。对于港币,因其流通普遍,深入农村,故暂时允许港币在广东使用。

  但是,由于当时国营经济的力量尚比较弱小,造成了解放初期的一场金融投机。

  由于当时国家能控制的物资还相当短缺,港币在市面大量流通。新旧解放区的币值不平衡,大量人民币南流广州,形成流通量的相对饱和,于是金融投机商趁机开设非法的“地下钱庄”,利用人民币与港币比值的变动,加上人为的操纵,在买进时故意压低人民币,然后以较高的价格卖给一般商人作为交税及其他事业的付款,自己从中渔利。

  地下钱庄的投机行为,造成了港币黑市价格的暴涨。人民的生活和广州工商业发展受到严重的威胁。群众纷纷向政府投诉,要求迅速取缔地下钱庄。

  1949年12月5日,广州公安纠察大队、工人纠察队、学生共约2000人,开始了打击金融投机的战斗。通过搜捕非法金融窝点,查获地下钱庄170家;通过审讯,证实了他们非法买卖人民币、扰乱金融市场的罪行。

  经过这场斗争,人民币的信用在广东省大大提高,很快在市场上畅通使用,金融状况终于安定。1950年1月,柴米油盐等市民日常生活用品,比上年11月下降了20%。

  1950年3月,华南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制定了华南地区实行统一财政经济工作的具体办法,从制度上克服了财政工作的混乱,基本实现了现金统一管理,为后来的经济恢复和广东腾飞,创造了基础。

网编:陈冰青

  • 本网站由南方杂志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备案号:粤ICP备10025432号

    中共广东省委主管主办·南方杂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