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杂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页
往期
南方
杂志简介
单位公告
官方媒体
首页 > 南方杂志主站>数字报>期刊发布>2019年 第24期

“布衣院士”卢永根:永葆初心,时代楷模

2019-12-09 来源:南方杂志 作者:石静莹

  

  一心向党、一生爱国,一身正气、一生恭俭。卢永根的一生,是充满家国情怀与奉献精神的一生,始终把“责任”二字扛在肩上、记在心中,鞠躬尽瘁农业事,死而后已稻花香

  ◎《南方》杂志记者/石静莹 发自广州

  ◎本文责编/张蓓蕾

  放弃在港舒适的生活,在党组织安排下回广州读书并积极领导地下学联工作,是初心的力量;稻谷摇曳,无数个日夜在稻田里不懈钻研,是赤诚的情怀;大刀阔斧改革,打破论资排辈风气,是品德的传承;一身布衣,捐出毕生积蓄,创立一个基金,是使命的内涵—这些,都是华南农业大学原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水稻遗传学家卢永根一生坚守的品质。

  2019年8月12日,卢永根在广州逝世。11月15日,中央宣传部向全社会宣传卢永根的先进事迹,追授他“时代楷模”称号。

  华南农大研究生饭堂里,从此少了一位白发苍苍排队的老者。由于形象普通,许多人此前在饭堂遇到他时,往往不知道这位拄着拐杖、慈眉善目的老人,竟然就是著名学者和院士卢永根。

  “我在华南农大研究生饭堂吃午饭,见到了那位老爷爷。”华南农业大学附属小学五年级的一名同学回忆,“如果能回到那个时候的饭堂,我会在人群中向卢永根爷爷深深鞠一个躬。”

  不忘初心、忠诚如山

  2017年11月24日上午,一次特殊的组织生活会,在卢永根院士的病房里召开。

  开会的是一个特殊的“临时党支部”。在卢永根的坚持下,经华南农业大学党委批准,成立于2017年3月,由卢永根夫妇、农学院党委书记和副书记、院士秘书和党务干事组成。支部每月过一次组织生活,每次均有不同主题。

  “2017年4月17日,卢永根希望学院把教育基金的管理实施办法制定好”;“2017年9月27日,组织支部学习黄大年的先进事迹”;“2017年10月20日,卢永根在病房全程观看了十九大开幕式直播,他表示,总书记的报告让他这位老党员热血沸腾,备受鼓舞”。

  这是病房党支部的组织生活记录。

  一生对党忠诚,即使躺在病床上,卢永根院士仍然希望能过组织生活。

  卢永根出生于香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父亲卢国棉是一家英国律师行的高级员工,他从小在香港接受良好的中西方综合教育。

  1941年,卢永根正在香港就读小学六年级,彼时正值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被日军占领。其父将几个儿女送回老家—广州花都避难。在花都,卢永根经历了东躲西藏、衣食匮乏的逃难生活,目睹了日军的暴行。

  因为体会过战争的苦楚,卢永根年幼的心中自此坚定了对祖国的热爱。

  华南农业大学教师党林夕介绍,念高中的时候,卢永根作出了跟同龄人不一样的选择:不顾家人反对,放弃了英文学校,选择在中文学校就读,接受民主进步的思想。

  “日本侵华战争的现实教育了我,使我觉醒到当亡国奴的悲惨。我是炎黄子孙,要为自己的祖国复兴效力。”1949年8月的香港,卢永根举起右拳,面向北方,庄严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

  此后,他积极追求进步,在党组织的安排下来到广州,领导地下学联,迎接广州解放。

  改革开放后,卢永根曾以公派访问学者身份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留学。在美期间,美国的亲人竭力说服他留下来,但被他坚决拒绝了。众人询问他不选择国外优越的工作环境、生活条件的原因,卢永根坚定地说:“因为我是中国人,祖国需要我!”

  “我为什么摒弃比较安逸的生活,放弃个人的名利而回内地?主要是日本侵华战争的现实教育了我。”1984年,卢永根在给华南农业大学全校学生作的一场题为《把青春献给社会主义祖国》的报告中,这样说道:“我是炎黄子孙,要为自己的祖国复兴效力。回内地三十多年来,有过一帆风顺的日子,也有过身处逆境的时刻。但我坚信,是中国共产党指给我有意义的人生之路,只有社会主义祖国才是我安身立命的地方,我打心底里热爱自己的祖国。”

  卢永根对党的忠诚也感动了周围的亲人和朋友。在他的鼓励和支持下,1956年,他的老师丁颖院士以68岁高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广州地区高级知识分子群体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在他的感召下,一大批水稻育种专家也选择回国报效国家。卢永根本人也致力于培养农业科学家。2017年,他的学生刘耀光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一门三院士”自此被传为佳话。

  献身科研、勇挑重担

  没有路的山峰,荆棘丛生。广东高州、佛冈、遂溪、博罗、惠来等地的山顶和水泽边,年过七旬的卢永根一手拄拐,一手扶树,在野生稻旁笑得格外开心。

  60余年的时间里,卢永根日夜不停地潜心钻研,无数个日夜在稻田里不眠不休,致力于水稻育种研究。

  卢永根与水稻研究的不解之缘,开始于1949年。当时,卢永根在上级党组织的安排下,进入广州的岭南大学医学院就读,后来为了更好地兼顾学业和革命工作,他转入农学院,开始接触自己一生的研究事业—农学。

  1952年11月,岭南大学农学院和中山大学农学院合并为华南农学院,卢永根也随之成为华南农学院大四的学生。1953年8月,卢永根大学毕业,党组织安排他留校任教,并成为华南农学院第一任院长丁颖教授的重要助手。丁颖教授原是中山大学农学院院长,曾留学海外,致力于水稻育种研究,有“中国稻作科学之父”的美誉。

  “丁颖是卢永根的恩师,是他学术上的领路人。”卢永根的夫人徐雪宾教授感慨。

  40多岁的年龄差异并没能阻挡卢永根和丁颖互相学习的劲头。卢永根曾经回忆,与老师的这份忘年交友谊一直暗含着一份默契:“学术上,您是我的老师,是我的领路人。但在政治上,我是先行者,是进步青年,我要告诉您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信仰。”

  学术起步阶段,卢永根院士协助丁颖院士开展中国水稻品种的光温生态研究,随丁颖奔赴内蒙古河套、宁夏、甘肃、新疆以及陕西西部和陕北、河北、山西、山东等地考察各地的水稻品种、性状、栽培方法等。

  在广袤的土地上,我国农民的生活曾经十分艰辛,基本上都是看天吃饭,如何提高水稻的育种品质?这个研究命题,理论性研究曾经很缺乏,基础研究又很难出成果,是名副其实的“硬骨头”。从这时开始,成为卢永根一生追求的答案。他的坚守也让其研究在水稻遗传资源等领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1978年,在水稻光温生态试验数据基础上,卢永根主持完成《中国水稻品种的光温生态》一书,成为我国水稻育种工作者最重要的参考书,同时也获得了全国科学大会奖。

  在丁颖院士因病逝世后,卢永根挑起了研究的重担,牵头完成了研究的后续工作、项目总结和数据整理等。

  卢永根院士保存下了丁颖院士生前收集的7000多份稻种,后来逐渐扩充到1万多份水稻种质资源,成为我国水稻种质资源收集、保护、研究和利用的重要宝库之一。据他的学生刘向东介绍,种质资源库,不仅学校的研究人员可以利用,也开放给中国科学院、复旦大学、中山大学等国内科研机构。卢永根还提出了“特异亲和基因”创新学术概念,对水稻育种实践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为了让农民的地能“自己做主”,卢永根还带领学科研究团队选育出作物新品种33个,累计推广面积达1000万亩以上,为我国粮食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

  学术研究中,卢永根认为必须实事求是、有所坚持。教书育人时,也是如此。

  “卢院士曾教导我对科学要保持严谨踏实、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待科研不要搞所谓的花架子、浮华的东西。”他的学生、中国科学院院士、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刘耀光说,学术上,卢永根给其最深刻的教诲在于,做科研要诚实守信,要严格遵守学术规范;不要盲目跟风追热点,要有所坚持,认准研究方向,坚持做下去。

  立德树人、鞠躬尽瘁

  从1983年开始,卢永根担任了13年华南农业大学校长。上任之初,他面临着人才断层的困局。当时很多四五十岁的老教师都没有办法晋升,提拔年轻人风险很大。为了给有能有为的年轻人拓展广阔天地,1986年年底,卢永根专程赴京向原农牧渔业部部长、党组书记何康请示。得到批准后,华农在全国率先打开人才培养新格局。

  “卢老仔细阅读每个人的档案,通过谈话考察每个人的品质,在100多人的全校副教授以上会议上进行述职,系、校两级学术委员会不记名投票,并寄到校外进行专家评审。”华农原校办主任卢吉祥回忆。

  最终,骆世明等3人从讲师晋升为副教授,罗锡文等5人从教员或助教破格晋升为副教授。破格提拔时,年龄最小的自己才29岁,这在当时是全国首例。

  现任华南农业大学副校长的温思美回忆,1984年,卢永根带队到康奈尔大学考察访问,与当时还在读硕士的自己相识。两人因此结缘,卢永根邀其毕业后回国工作。

  卢院士严谨的治学精神、对教育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以及长者风范的人格魅力,打动了温思美。1985年,温思美毕业回国到华农任教。“正是卢院士为人为学的人格魅力吸引我来到华农,这是一段很重要的缘分。”

  卢永根特别关注年轻人的培育成长。在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氛围下,华农的教师们充满了干劲。如今,8个被破格提拔的年轻学者已成为各自领域的佼佼者,被称为“华农八大金刚”。

  除了破格提拔人才,在授业解惑时,卢永根带领华农的师生们,像普通的农民一样,挽起裤腿,赤脚走在农田里,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寻找“野生水稻”。

  党林夕介绍,有一次,已经70多岁高龄的卢院士带着师生们去清远佛冈一座荒山的山顶采集野生稻,爬到半山腰,卢永根已经体力不支,但他仍然坚持要上山。山路崎岖陡峭、木石穿道,一路辛苦异常。好不容易才爬到山顶,大家都累坏了,学生们也想让他先歇一歇,他却坚定地说:“找!赶紧找!”

  幸运的是,他们最终找到了宝贵的野生稻。亲眼见到野生稻的生长环境,已经疲累至极的卢永根异常激动:“作为一个农业科学家,你必须把根深深扎在泥土里,一定要亲自察看现场,不能遗漏一丝一毫的细节。”

  “卢院士曾跟我说,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要实实在在做事,做一些能够为农业解决实际问题的事。”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农业大学教授罗锡文认为,这些话是其在科研学术上乃至人生方向的领航灯。

  这是卢永根院士一直以来的理念:培养英才立德树人,踏实科研以身作则。

  在病房里进行的组织生活会上,卢永根仍不忘学校的教学工作:“学校的教职员工,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立足本职岗位,兢兢业业,为学校的教学科研、服务社会、文化建设等方面贡献自己的力量。”

  艰苦朴素、无私奉献

  在卢永根办公桌上的一个笔记本扉页,写着他用来自勉的四个“一点”:多干一点,少拿一点,腰板硬一点,说话响一点。

  这是卢永根院士一生的写照。他在生活中近乎苛刻地节约,捐资助教却毫无保留。

  2017年,87岁的卢永根走进银行,将880多万元积蓄全部捐赠给华南农业大学,设立“卢永根·徐雪宾教育基金”,用于奖励华南农业大学农学院品学兼优的贫困本科生和研究生、奖励农学院忠诚于教学科研的教师及资助农学院邀请农业领域国内外著名科学家来校开讲座。

  卢永根没有将财产留给唯一的女儿。他说,孩子已经自立了,他的个人财产最后应为社会作贡献。

  “钱都是老两口一点一点省下来的。”卢永根的秘书赵杏娟说,对扶贫和教育,卢永根夫妇格外慷慨,每年都要捐钱。

  除了2017年捐赠的880多万元外,早在2015年5月,卢永根就将祖辈遗留下来的位于长岗墟的两家商铺捐赠给广州花都花城街的罗洞小学,商铺租金收入用作奖学金。

  卢永根非常节俭,连回花都捐赠的时候,也是搭乘公交。他的堂弟卢家棠回忆,堂哥申请使用公车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来回花都,都是搭公交车,“不占国家便宜的”。

  罗洞小学校长温国船回忆,当时在捐赠仪式上,卢院士多次鼓励孩子们用功读书,报效祖国。现在,罗洞小学每年的开学典礼、班会上,都会给学生们介绍卢永根的事迹,希望卢永根的精神能够延续下去。

  与捐给教育的款项数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去过卢永根家的人,都会产生一种印象:家徒四壁。

  这位业界泰斗家里的摆设简陋不堪:破旧的木沙发、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旧铁架床、旧电视机,还有几把用铁丝绑了又绑的椅子。

  卢家棠回忆,曾去华农探望堂哥,堂哥家非常简陋,完全不像是一位校长住所,“厕所都是烂的”。曾经,老家有人请卢家棠去和卢永根说情,让他帮忙老乡的孩子上大学,“堂哥说不要来,有条件就录取,没私人关系的”。

  在入院治疗前,卢永根几乎每天最早来到办公室,忙碌地做科研。到了中午,他就拎着一个铁饭盒,叮叮当当地走去学校饭堂,和学生们一起排队打饭。吃的也很节省,一荤一素二两饭,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慢慢地将饭菜吃得干干净净。还总会善意提醒那些浪费饭菜的学生:“多少棵水稻才能长成一碗米饭?”

  对于自己的捐赠行为,卢永根表示:“党培养了我,将个人财产还给国家,是作最后的贡献。”

  患病期间,卢永根亲手签订了遗体捐赠志愿书,他将此看作院士最后的科普工作,作为一名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的最后坚守。

  8月12日,卢永根院士在广东省中医院大学城医院逝世。

  他逝世后,按照他本人遗愿,丧事从简,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遗体无偿捐献给医学研究和医学教育事业。

  一心向党、一生爱国、一身正气、一生恭俭。卢永根院士走了,不留财产、遗体、墓碑,走得干干净净、坦坦荡荡。

  他的一生,无愧于时代的楷模。

网编:卢志科

  • 本网站由南方杂志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备案号:粤ICP备10025432号

    中共广东省委主管主办·南方杂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