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杂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页
往期
南方
杂志简介
单位公告
官方媒体
首页 > 南方杂志主站>数字报>期刊发布>2019年 第24期

双星闪耀大湾区

2019-12-09 来源:南方杂志 作者:黄曦

  势与能

  

  在你追我赶中,广州和深圳并不把彼此视为对手,而是把对方作为自身发展的一面镜子,把互学互鉴作为城市良性发展的前提

  ◎《南方》杂志记者∕黄曦 发自广州、深圳

  ◎本文责编∕李焱鑫

  2017年,深圳GDP总量首次超越广州。自此,从“北上广深”到“北上深广”的转变便时常见诸报端。

  不过,两地的媒体有着别样的记录。根据公开报道,2018年以来,广深两地党政一把手已经先后5次互访学习。

  不久前闭幕的省委十二届八次全会明确指出,要推动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广州实现老城市新活力与构建“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新格局互促共进,加快形成主体功能明显、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全会要求,推动广州与深圳“双核联动、比翼双飞”,打造全省发展的核心引擎。

  过去40年,是广深双星闪耀,驱动广东改革开放大发展的时代。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广深也必将迎来城市发展的新时代。

  因铁路而联结,因改革而绽放

  1979年4月4日上午8时半,一列蓝白涂装的列车徐徐驶出广州火车站。约两小时后,列车来到深圳与香港的交界——罗湖,经香港方的带道司机指引后进入香港路段。

  在时人看来,这是停开30年后广九直通车的再一次首发。但他们中很少有人能预见到,这将成为一个时代的序幕。

  1910年,广九铁路华段在当时的深圳墟,现今的罗湖区东门老街设站,名为深圳墟火车站。一班班从广州开出的列车,为深圳墟带来了人流、物资,使之成为当时宝安县的经济活动中心。

  当广九列车重新飞驰在深圳时,距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闭幕仅103天,距离国务院批复同意把宝安县改名为深圳市更只过去一个月。

  彼时的中国,正处于推进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历史关口。全世界注视着这个古老的国度。而党中央则把目光投向“南大门”广东。

  1979年,广州“东湖新村”成为全国第一个商品住宅项目。时任省委第一书记习仲勋积极倡导引资兴业。1983年,港商霍英东投资的白天鹅宾馆开业,成为中国第一家中外合作的五星级宾馆。

  1979年11月,省委决定将深圳市改为地区一级的省辖市。隔年5月,深圳被正式定为“经济特区”。蛇口工业区从一片海滩和荒山发展出万吨级码头,在珠江口东岸,一个现代化的工业新城迅速崛起。

  鉴古知今,广州与深圳两座城市,因铁路而联结,因改革开放而绽放。

  2007年,广深城际铁路正式与广九铁路分离,每天数十班往返的广深城际动车组,组成了中国第一条公交化城际客运专线。广深两城的联系前所未有地紧密起来。

  2018年,广州和深圳的GDP总量分别达到2.28万亿和2.42万亿元人民币。纵观世界城市发展史,在仅仅相隔100多公里区域内,两座人口、经济规模相近的超级大城市同时崛起,是史无前例的事情。这是一段40年时间的跨越式发展,也是改革开放引发的奇迹。

  不同的探索,共同的方向

  曾有人把广州和深圳比作是洛杉矶和旧金山:都是同一行政区中的两大经济中心,一个是传统的工商业中心、交通中心并兼有政治文化功能的综合型城市;一个是年轻的科技创新中心,经济活力十足……

  实际上,广州和深圳的关系,远比这种简单的类比来得复杂。

  改革开放初期,为广州人津津乐道的是市场价格改革。1980年,广州将全市统购的农副产品由118种减为48种,并实行逐步放开市场价格,此举一举扭转了“鱼米之乡没鱼吃”的窘况,大幅提升了人民的生活水平。

  如果说,改革开放之初,广州重点是探索对既有制度的改革,那么身上的包袱更少的深圳,则更加看重抢占发展前沿。以“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作为口号的深圳人,在国贸大厦的建设中创造了3天一层楼的奇迹,“深圳速度”成为改革开放的象征。

  这种区别决定了两座城市在改革开放的探索中,各自承担了不同的角色。

  在产业结构上,广州和深圳存在明显区别。广州是“千年商都”,以商贸和服务业为主的第三产业一直是经济的重要支柱,第三产业占经济总量比重超过70%。而深圳的第三产业占比在2016年才略略超越60%,但依托创新能力突出的制造业和金融业,经济总量实现了“弯道超车”。

  在城市气质方面,广州和深圳也走出了不同的道路。凭借千年岭南文化的积淀,广州发展出重商、经世致用和兼容折中的市民文化。而深圳则通过短短40年的积累,创造出“来了,就是深圳人”“空谈误国,实干兴邦”“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等“深圳观念”,把开拓创新、敢闯敢试、宽容包容、关爱互助和崇尚卓越的气质深深刻入了城市的灵魂。

  难能可贵的是,在这种你追我赶中,广州和深圳并不把彼此视为对手,而是把对方成就作为自身发展的一面镜子,把互学互鉴作为城市良性发展的前提。

  2003年,一篇《深圳,你被谁抛弃》的网文传遍大江南北。由此出发,深圳通过转型高科技、互联网等创新产业,推动了城市的长足发展。

  那一年,深圳GDP距离广州差距已少于200亿元人民币! 但以广州为镜,深圳能看出自身在吸引人才、携手香港方面的差距。

  2009年,《广州市委市政府关于向深圳学习的决定》出台,要求全市深入学习深圳建设自主创新体系、产业转型升级等方面的经验。而2009年到2010年,正是近20年间广州经济总量领先深圳最多的时刻。

  今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不到20天时间内,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深圳市市长陈如桂率团访穗。

  今年10月,《中共广东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关于印发广州市推动“四个出新出彩”行动方案的通知》正式印发。不到一周时间,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张硕辅,广州市市长温国辉也率党政代表团到鹏城取经。

  双城崛起,根在改革开放。互学互鉴,广州和深圳有着共同目标,向着同一个方向——通过改革创新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越性——不断疾步奋进。

  走进“双核驱动”新时代

  2017年广东省两会上,时任代省长马兴瑞指出,广州和深圳是广东经济发展最大的“发动机”,希望两市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开足马力,进一步释放创新、创造、创业辐射带动能力。

  这是广深“双核驱动”发展设想的雏形。

  从客观上讲,广州和深圳之间经济辐射范围存在重叠:深圳枝繁叶茂的互联网和创新技术企业,对广州相关产业的发展存在制约,电子商务崛起后,广州的商贸中心地位也受到了削弱。

  但从构建“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新格局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大局出发,广深从单纯的竞争与合作关系走进耦合发展的“双核驱动”新时代,是必然的选择。正如省委十二届八次全会指出,新时代广州与深圳的城市关系,应该是“双核联动、比翼双飞”。

  长期以来,广州商贸和交通中心的地位无可替代,文化、教育、医疗资源集中,影响和辐射整个华南地区。广州在发挥交通、商贸、文化等多种辐射力的同时,也要积极协助深圳等大湾区城市培育多样化城市功能,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而深圳先行示范区的定位突出,是全国性的科技创新中心。可将广州的高等教育和科研资源与深圳进行积极对接,通过广深港科技走廊,推动创新成果直接在粤港澳大湾区腹地转化生产,协同打造大湾区范围内完整的创新产业链。

  双核驱动,差异发展。而无论如何,一种精神持久不变。改革开放,是广州、深圳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基因,也是读懂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实现命运伟大转变的“密码”。

  双星闪耀大湾区,写下广州塔的高度,写下拓荒牛的韧性。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精彩缩影,广州、深圳的生动实践,有力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唯一正确的道路,充分印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功。而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广深也必将迎来城市发展的新时代。这是两座城市肩负的历史使命,也是两座城市所能拥抱的最大机遇。

 

网编:卢志科

  • 本网站由南方杂志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备案号:粤ICP备10025432号

    中共广东省委主管主办·南方杂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