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杂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页
往期
南方
杂志简介
单位公告
官方媒体

世界关注民族主义

2018-12-18 来源:南方杂志 作者:许博渊

  ◎许博渊(新华社高级编辑)

  ◎本文责编∕郭芳

  2018年11月11日,6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聚集在巴黎凯旋门,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法国总统马克龙主持会议,并发表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演讲。他说,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并导致数以百万计的人死亡的“古老恶魔”正在变得越来越强大。他指的是民族主义。他说:“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背叛,‘自己利益优先,不必在乎他人’,这种言论,抹去了一个国家最珍贵的东西、赋予它生命的东西、使其伟大的东西:它的道德价值。”

  谁都听得出他是在说特朗普。特朗普两天前,即11月9日在联合国大会上刚刚说了这样的话:“我们拒绝全球主义的意识形态。我们信奉爱国主义学说。”现在,马克龙告诉他,你那一套不是爱国主义,是民族主义,而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背叛。德国记者发现,在马克龙20分钟的讲话过程中,特朗普始终面无表情。

  当天下午,与会的大多数领导人还出席了另一个活动,即巴黎和平论坛。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致开幕词时呼应了马克龙上午的讲话,说狭隘的民族主义正在欧洲和其他地方扎根,有些国家乐于宣扬自利,而无视二战结束以来支撑和平的国际关系。这时候,特朗普乘坐的“空军一号”专机已经腾空而起,飞回华盛顿。他可不愿意坐在那里接受批判。

  民族主义发端于欧洲。其最初的表现是主张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即建立以民族为基础的国家,并享有主权。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出现了民族主义的第一个高潮,奥斯曼帝国和奥匈帝国解体,分解成众多民族国家。20世纪90年代是第二个高潮,苏联一分为十五,南斯拉夫一分为七,其他地方的民族分离主义者蠢蠢欲动。

  如果再往前追溯,民族主义还有更古老的源头。公元前15世纪,以色列人曾经在埃及沦为奴隶,因不堪承受奴役,在先知摩西的率领下集体逃回故土迦南地。途中,队伍在荒凉的西奈山休整,摩西传达了上帝的指示,说以色列人是上帝的“选民”,“流着奶和蜜”的迦南地是上帝的“应许之地”。犹太教由此诞生,犹太人民族意识得以形成。他们团结一致,打跑了迦南地的居民,建立了自己的王国。现代以色列的成功也应归功于犹太人强烈的民族主义意识。

  不过,民族主义像埃及金字塔前狮身人面的斯芬克斯雕像,是个谜一样的怪物。它既能振兴也能毁灭一个民族。德国和日本其实都曾栽在民族主义上。

  明治维新时期的日本人从《圣经》中得到启发,捧出了一个天照大神,说自己是这位大神的子孙,优于其他民族,由此一步步走向侵略扩张之路,同时塑造了日本人的民族性。日本人的民族性也是一头斯芬克斯。人人都说日本人如何彬彬有礼,如何体贴别人。但是,中国人却将信将疑,无法将其与当年侵华日军的残暴统一起来。

  日本著名作家渡边淳一对他的同胞的这种两面性也疑惑不解。他在《瓦砾中的幸福》一书中回忆了小学时代的经历。他在书中说,日本在20世纪初兼并了朝鲜,从那里弄了二三百万劳工来日本从事苦力。他家乡有一座小煤矿,有许多朝鲜劳工。他曾看见一个半裸的朝鲜男人被绑在一根原木上,被几个朝鲜男子抬着在街上走过,挺着胸脯走在前面的是日本工头,即“棒头”。他问大人,这个朝鲜人为什么被绑着,得到的答复是“或许他干活偷懒了”。至于是否会被杀掉,大人说不知道。后来,他在他奶奶家遇到一个30多岁的“玉木叔叔”,“个子虽大,人却很和蔼,还会推我玩秋千什么的”。听说这个叔叔是棒头后,他非常吃惊,“说实在的,我搞不明白了。对人那么和蔼的叔叔身上,还藏着另一个殴打被吊着的、光着身子的朝鲜人的叔叔吗?”

  如果用民族主义来解释,或许可以揭开其谜底。民族主义的基本特点是只顾本民族的利益,而不顾其他民族的死活,甚至不惜牺牲其他民族的利益来满足本民族的利益。这种意识形态里没有道德的存身之地,剩下的只有丛林法则。一个没有道德灵魂的民族,在爱国主义的面具下什么都敢干。故民族主义不仅是全球化的大敌,也是世界和平的大敌、人类的大敌。

  世界越来越小,伦理哲学越来越重要。人类必须摈弃民族主义这个“古老恶魔”,另觅优秀文化取而代之。

  马克龙批评特朗普说他那一套不是爱国主义,是民族主义,而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背叛。孔子主张“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他的孙子子思说:“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难道这不比民族主义高出一万倍?

网编:刘家业

  • 本网站由南方杂志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备案号:粤ICP备10025432号

    中共广东省委主管主办·南方杂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