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杂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页
往期
南方
杂志简介
单位公告
官方媒体

“超级工程”背后的奋斗者

2019-07-01 来源:南方杂志 作者:史成雷

  南沙大桥(虎门二桥项目)代表着中国桥梁建设的世界先进水平。这个总长度12.89公里的“超级工程”,创造了多项世界第一。“为什么能有那么多创新?因为我们自始至终都在强调这种使命:这个项目一定是我这一辈子做得最好的一个。”广东省交通集团虎门二桥项目副总经理李彦兵说

  ◎《南方》杂志记者/史成雷 发自广州

  ◎本文责编/郭芳

  2019年4月2日,南沙大桥建成通车,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后首个投入使用的重点工程、民生工程。

  南沙大桥代表着中国桥梁建设的世界领先水平。这个总长度12.89公里的“超级工程”,创造了多项世界第一:项目包含的坭洲水道桥和大沙水道桥均为超千米级特大跨度悬索桥,同时建设属世界首次。其中坭洲水道桥1688米跨径,位居钢箱梁悬索桥世界第一;90米锚碇地下连续墙基础直径为世界第一;49.7米钢箱梁宽度为世界第一。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这些“世界之最”的背后,离不开建设者们不懈的奋斗。其中,从2009年至今在广东省交通集团虎门二桥项目担任副总经理的李彦兵,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自进入南沙大桥项目起,李彦兵先后负责过工程进度、质量、安全等多方面工作,十年如一日奋战在工程一线。他带领团队开创了多项国内第一乃至世界第一,为安全优质高效地打造世界一流的超级工程作出了贡献。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2018年初夏,南沙大桥的建设进入攻坚阶段,一大难题却也不约而至。

  南沙大桥坭洲水道桥的“门”式主塔设计高度达260米,建成后,其高度成为国内第一。

  “这个主塔必须一层一层浇筑,按照当时的进度,钢箱梁安装时必然会赶上台风季。”李彦兵向《南方》杂志记者介绍,由于钢箱梁安装属于高空作业,万一遇到台风,未完成整连接体的梁段被风吹得东倒西歪,根本无法作业,而且也十分不安全。

  怎么办?最安全最省心的办法是等,等台风过后再继续作业,但这也意味着工程要暂停至少3个月。

  “当时虎门大桥拥堵得很厉害。南沙大桥尽快建成开通,是老百姓的强烈呼声。”李彦兵和团队一致决定,想尽一切办法在台风到来前把钢箱梁安装完毕。

  要想加快进度,一个可行的办法是提前进行预制拼装,先在地面做好一块块的网片,施工的时候再在空中一块块拼接起来,就可以省很多时间。但这样也面临一个关键的难点,就是钢筋的接头问题。

  李彦兵介绍,两个网片在空中拼接,就需要通过螺丝套筒把两个网片中的每一对钢筋一根根接起来。这些网片重达几吨,按照传统的钢筋接头技术,在拼接时钢筋只要有一丁点对不齐,螺丝就拧不动,因此安装效率较低。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重压之下,李彦兵和团队找到中国建设科学研究院。双方经过反复的实验和调试,最终开发出“挤压锥套锁紧式钢筋接头”技术。这种技术通过把钢筋接头套在一起,再通过液压设备进行连接,可以实现在钢筋接头对接不是特别齐的情况下完成作业,有效地节约了反复调试的时间。

  “把这种技术应用在桥梁上,在全世界尚属首次。再加上其他工序也有提速,我们整整把工程进度提早了2个月,最终在台风到来前完成作业。”李彦兵自豪地说。

  如今,“挤压锥套锁紧式钢筋接头”技术已经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而这只是李彦兵和他的团队在南沙大桥建设过程中创造的众多突破性成果之一。

  李彦兵介绍,为了克服传统锚固系统的缺点,南沙大桥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可更换多股成品索式锚碇预应力锚固系统的结构设计方案,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为了提高悬索桥的跨越能力,南沙大桥在国际上首次实现1960MPa(兆帕)锌铝合金镀层钢丝和主缆索股研发,在坭洲水道桥应用30000余吨,并实现了盘条、钢丝、索股制造全链国产化,技术具国内领先、国际先进水平。

  “南沙大桥一开始的定位就是世界一流,这是我们始终不渝的追求。”李彦兵说。

  精益求精铸就最美艺术品

  “我从来没有遇到像你们那么苛刻的人。”2016年,一个班组铺设的钢筋,达不到李彦兵牵头制定的高标准和要求。在被要求连续返工后,该班组长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如果是一般的工程,他们安装的钢筋也能达标,但我们是奔着100年使用寿命去的,这就要求南沙大桥铺设的钢筋定位精度比一般桥梁的标准要高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