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杂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页
往期
南方
杂志简介
单位公告
官方媒体

张太雷:“谋天下人将来永远的幸福”

2021-10-25 来源:南方杂志 作者:石静莹

张太雷的革命精神在年轻一代中得到弘扬和传承

  在张太雷短暂的革命生涯中,他以革命的惊雷醒世,为民生呐喊。其传奇人生值得后人铭记,他的英名也将伴随广州起义永载史册

  ◎《南方》杂志记者/石静莹 发自广州

  ◎本文责编/张蓓蕾

  墓道两旁的花坛,四季鲜花不断;墓上密铺青草,四周松柏常青。这里是位于广州市越秀区中山二路92号的广州起义烈士陵园。

  陵园内,广州起义领导人雕像纪念广场上有一尊雕像,主人公面庞英俊、戴着眼镜,一副书生模样,他就是广州起义的领导人张太雷。

  作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创始人和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广州起义的主要领导人、中共早期组织派往共产国际的第一位使者,第一个牺牲在战斗火线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张太雷短短29年的传奇人生值得后人铭记,他的英名也将伴随广州起义永载史册。

  化作惊雷,震碎旧世

  张太雷原名张曾让,1898年6月生,江苏武进人。因立志化作“惊雷”,冲散阴霾,改造旧社会,后将名字改为张太雷。

  张太雷是那个年代不折不扣的“学霸”:自幼学习优秀,考入北京大学,却因经济拮据放弃就读。随后,他又进入天津北洋大学(天津大学前身)读书。

  在大学里学习、斗争的经历,让张太雷的思想逐渐升华,走上了为共产主义奋斗的道路。

  张太雷曾为俄国汉学家、俄共党员鲍立维在天津做过翻译工作,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著作。

  这些进步书籍对张太雷影响很深,他曾对同学李子宽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只有走十月革命的路,才能救中国。”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张太雷积极投身其中,成为天津地区爱国运动的骨干之一。张太雷参加了李大钊组织的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协助其开展创建中国共产党的工作。1920年10月,张太雷和邓中夏等一起加入李大钊在北京发起成立的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成为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党员之一。

  此后,他与邓中夏一起积极开展工人运动,到北京长辛店组建劳动补习学校,培养了北方铁路工人运动的第一批骨干。从1921年春开始,张太雷先后赴苏联工作、学习,任共产国际远东处中国科书记,并多次陪同共产国际派到中国的代表会见李大钊、陈独秀等,参与创建中国共产党的活动。

  张太雷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创建人之一,曾任青年团中央总书记。对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发展有着重要的贡献。

  1920年8月,陈独秀等人在上海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共产党组织,作为筹建中国共产党的发起组。在筹建过程中,陈独秀等人就对发展中国青年运动、在青年中培养和挑选预备党员的工作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上海共产主义小组一成立,陈独秀即委派小组中最年轻的成员俞秀松和张太雷,负责组建社会主义青年团。

  当时的社会主义青年团内鱼龙混杂,有马克思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鼓吹阶级调和改良主义的基尔特社会主义者和实际是修正主义的工团主义者等等。

  1921年8月,代表中国共产党和青年团出席共产国际三大和青年共产国际二大的张太雷从莫斯科归来,中共中央局随即决定由张太雷等人主持正式建立青年团的工作,着手全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整顿与重建工作。

  根据自己创建天津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成功经验,张太雷针对全国各地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零散、思想混乱、成员复杂的要症,把思想建设放在首位,明确宣布“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团体”,纯洁了团的组织,提高了团的战斗力。

  1922年5月5日,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张太雷负责筹备工作,影响深远的团一大主要文件的起草筹备工作亦由其承担。

  以笔为枪,撰文醒世

  1923年,中国共产党在广州召开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决定:共产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但保持共产党在政治上、组织上的独立性,与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合作,建立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统一战线。

  第一次国共合作开始。然而,在对待国共合作的问题上,国民党内部一直存在尖锐的斗争。

  国共关系趋于紧张后,中国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坚决同国民党右派进行了斗争。兼任中共广东区委宣传部部长的张太雷更是敢于亮剑、以笔为枪,对国民党的性质进行了犀利而深刻的分析。

  这一时期,张太雷在《民国日报》《向导》《中国青年》《人民周刊》《政治周报》《革命青年》等刊物上发表了大量文章。他鞭笞军阀的腐恶,揭露帝国主义的罪孽,剖析国民党的问题,为革命前途探路。

  在广州工作的张太雷时任中共广东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由他主编的《人民周刊》,就是在激烈的政治斗争中,为反击国民党右派的反动宣传而创办的。

  张太雷在主编《人民周刊》时,发挥了卓越的理论家才能,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宣传了马列主义,揭露了帝国主义和中国的封建势力互相勾结的罪恶行径,教育民众投入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洪流。

  张太雷有很强的宣传能力,更乐于接近群众。他曾说:“笔杆子和舌头是我们革命者政治斗争的武器,应该不断地运用,不写不讲是不对的!在这个时候,群众是多么希望我们写和讲啊!”

  羊城举义,革命先驱

  1927年,蒋介石公然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广东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下。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确立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新的临时中央政治局决定设立中共中央北方局、南方局和长江局,决定派张太雷赴南方局,任广东省委书记。在这关键时刻,瞿秋白主持的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于1927年11月9日至10日在上海召开。会议讨论了广东形势,要求中共广东省委利用粤桂战争的时机,发动起义,夺取政权,建立苏维埃政府,并委任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太雷为暴动总指挥。

  1927年11月26日,张太雷受命回广州组织武装起义,担任起义总指挥。

  瞿秋白和张太雷是从常州走出来的同乡知己,他们二人志同道合,并肩战斗了十几年。瞿秋白在《悼张太雷同志》等多篇文章中,深切悼念牺牲在广州起义前线的张太雷,“ 广州斗争的领袖、起义期间被杀害的我们亲爱的张太雷同志,在起义前的几个星期内,简直是夜以继日地工作”。

  张太雷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在起义前,他先后多次主持召开秘密会议,部署起义各项工作,主持教导团各级干部的分组训练,落实教导团的各项起义准备工作,研究起义时的军事部署、起义政纲、宣言、文告以及成立苏维埃政府等问题。

  1927年12月11日凌晨2时许,张太雷和叶挺、恽代英等人主持起义誓师会议。3时半,震惊中外的广州起义爆发。

  经过数小时激战,起义军迅速占领了珠江北岸大部分市区。清晨,张太雷身穿戎装,系着红领带,在刚攻克的国民党广东省立公安局主持广州苏维埃政府工农兵执行委员会第一次联席会议。

  中国第一个城市苏维埃政权——广州苏维埃政府由此诞生,它被誉为“东方巴黎公社”。

  1927年12月12日,敌军在帝国主义军舰的掩护下,向起义军疯狂反扑。张太雷和叶挺等指挥起义军顽强抵抗,打退敌军多次进攻。张太雷不幸身中三弹,光荣牺牲。他是第一个牺牲在战斗火线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

  “保护共产国际代表!”张太雷牺牲前一边喊着,一边和警卫开枪还击。

  张太雷牺牲后不久,苏联《真理报》刊发了纪念他的照片。瞿秋白闻听噩耗,无比沉痛地在《悼张太雷同志》一文中写道:“他死时,觉着对于中国工农民众的努力和负责,他死时,还是希望自己的鲜血,将要是中国苏维埃革命胜利之源泉!”

  在张太雷短暂的革命生涯中,他以革命的惊雷醒世,为民生呐喊。其“谋天下人将来永远的幸福”的信仰,是后人永远的精神财富。

网编:陈冰青

本网站由南方杂志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备案号:粤ICP备10025432号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2257号

中共广东省委主管主办·南方杂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