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杂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页
往期
南方
杂志简介
单位公告
官方媒体

农家书屋的“悦读”之美

2022-04-18 来源:南方杂志社 作者:影子

博罗县松树岗村,村民们趁闲暇时间到农家书屋里阅读学习

农家书屋正成为广东农人家门口的“精神粮仓”、乡村的“文化地标”、小型乡村文化活动的主场地

◎《南方》杂志记者/影子 通讯员/郭建平 发自广州、韶关等地

◎本文责编/蒋玉

“带着孙子一起到农家书屋看书去!”“离家近,舒服又方便。”“绘本专区的书特别喜欢。”广州市从化区鳌头镇帝田村的农家书屋里,一位阿姨带着小孙子在书屋浏览图书。

随着全民阅读服务网越织越密,一座座农家书屋在南粤大地建起来了。书屋内图书摆放整齐,书桌洁净如新,农民群众喜欢看、读得懂、用得上的优秀出版物越来越多地被补充配送到农家书屋,乡村的书香味日益浓厚。

农家书屋正成为广东农人家门口的“精神粮仓”、乡村的“文化地标”、小型乡村文化活动的主场地。

打造乡村“文化地标”

日前,《南方》杂志记者走进位于广州市从化区鳌头镇帝田村的农家书屋,书屋管理员正在对刚送到的新书分类、上架。乡村书架上的新书不仅丰富了大伙的精神文化生活,大大提高了村民的幸福感,还向村民传递着致富信息,引得村里老少对农家书屋连连称赞。

“村民们很喜欢来这里看书。”书屋管理员告诉《南方》杂志记者。

帝田村以农业为主,城市化发展水平低,是城乡公共服务延伸的末梢。2013年村里响应推进文化建设的号召,腾出100多平方米的厂房建设农家书屋。同年,书屋初步建成。2015年初,村里与广州市从化区图书馆合作,建立帝田村分馆,在从化区图书馆的帮助下,完成了分馆图书的入册、登记编号,更新了部分书籍,并与区图书馆实现了通借通还。

从化区图书馆集中为附近小学的师生办理了借书证,并连续几年在该村举办“挑战21天阅读”活动。

随着农家书屋管理的逐步规范化以及阅读环境的进一步改善,进馆阅读人数不断增加,外借书籍册次也逐步增多。为了进一步调动村民的阅读积极性,2015年村委会和村关工小组因地制宜,在村中开展“读一本好书”“三爱”等主题征文比赛活动,收到投稿60多篇,评选出前三名予以奖励,并在村里张榜表扬。

《南方》杂志记者在帝田村农家书屋里见到,图书储藏量充实,图书种类并不局限于农业实用技术方面的科技类图书,还有很多读者喜闻乐见的社科综合类、文化历史类、文学类读物以及儿童读物。

“帝田村位置偏僻,道路交通不便,村里基础设施差。现在是今非昔比了!”农家书屋里,热心的村民接受《南方》杂志记者采访时感慨说。

随着乡村书架和农家书屋的不断提档升级,针对群众阅读方式的改变,农家书屋因地制宜,开展数字农家书屋建设,利用基层文化信息共享工程,通过资源共享、提供联网服务和数字资源等方式建设数字农家书屋,推动农家书屋和基层图书馆互联互通,推进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所)、农家书屋公共阅读服务共建共享,增加数字化阅读产品和服务供给。

帝田村农家书屋是全省农家书屋建设的鲜活写照。截至目前,全省农家书屋数字化建设即提供数字阅读服务或智能化管理的农家书屋数量有5403家,主要通过增加“数字化”元素,与“智慧社区”共建共享,提供24小时借阅服务;积极推广多种类“有声图书馆”。

一座座农家书屋,不断满足广大农村群众的阅读需求,正逐步成为乡村的文化“新地标”。

“农家书屋+”点亮乡村

“过去的历史不应该被遗忘。”已是傍晚时分,韶关市曲江区罗坑镇新塘村的农家书屋里,村民与村干部仍聚精会神地阅读着党史相关书籍,分享阅读体会。

在新塘村农家书屋里,记者看到设立了红色阅读专区。农家书屋成为党史学习教育新阵地,也成了村民新的“打卡地”。

当地村民尤其是党员干部,一有时间就来农家书屋阅读学习,这已经成为一种风尚。

几百公里外的潮州市,也有同样的风尚。“门口‘农家书屋’四个大字,让人顿感空气中也氤氲着淡淡的墨香。几十个书架、几张书桌、一本本承载着孩子梦想的书,构成了这个简约的书屋。”这是被中宣部评选为2020年“我的书屋·我的梦”农村少年儿童阅读实践活动优秀作品里的一句话。作者许琪敏是潮州市湘桥区实验学校的一名学生。

2020年,在中宣部评选的共250篇(幅)优秀作品中,广东省共有20篇(幅)作品入选优秀作品,这是全省推动乡村阅读的成绩之一。广东各地动员农家书屋周边中小学校参与阅读实践活动,充分发挥农家书屋文化驿站的作用,开展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阅读活动,如“种书乡间—农家书屋周末辅导员”“岭南流动书香车百车下乡服务”等活动,极大地丰富了中小学生假期文化生活。

此外,佛山市禅城区南庄镇紫南村农家书屋,被中宣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授予“全国服务农民、服务基层文化建设先进集体”荣誉称号;肇庆市封开县大洲镇泗科村委堪头村民小组农家书屋管理员莫执养,被中宣部、农业农村部授予2020年“乡村阅读榜样”……

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和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不断完善,农家书屋被赋予了更加多元的文化属性,逐渐演变为村居综合文化活动中心。据统计,从2011年至2020年,全省各地农家书屋每年举办比较大型的各类文体活动约1500场,活动高峰期主要集中在寒暑假等节假日。

农家书屋不仅仅满足农村村民精神文化需要,更成为一种模式。“农家书屋+党史学习”“农家书屋+阅读实践”“农家书屋+文体活动”……“农家书屋+”正成为农民丰富的群众文化生活、全面推进乡村文化振兴的重要手段和载体。

流动的岭南书香

记者梳理发现,广东省相继出台了《广东省“农家书屋”工程实施方案》《广东省农家书屋管理办法》《广东省农家书屋借阅与赔偿制度》《广东省农家书屋管理员工作职责》《广东省农家书屋读者文明公约》等一系列农家书屋相关的建设管理规章制度,其中有许多10多年前就已出台。

省委宣传部相关主管处室负责人接受《南方》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2007年初,全省就成立了省“农家书屋”工程协调小组,正式启动全省农家书屋建设工程,相继制定了一系列符合农村和社区实际的农家书屋建设管理规章制度,高质量、高标准建设农家书屋。

“农家书屋作为公共文化惠民工程,性质实为农村或社区的微型图书馆。”上述负责人说,全省设有村级农家书屋20106家。为加强对农家书屋的规范管理,按照“政府扶持、社会参与、村民自理”的管理思路,又先后制定出台了一系列制度办法,明确了地、市、县(区)、乡镇、村居、管理员等责任,建立了逐级考核制度。

近年来,全省严格按照《2020年农家书屋重点出版物推荐目录》《2021年农家书屋重点出版物推荐目录》《2021年农家书屋增补书目》,精心选配,规范分发,有针对性地挑选图书,确保阅读推广的精准对位,补充更新出版物目录涉国家推荐目录图书占比70%,政治读物及地方文化出版物占比30%,种类不少于60种。

在多年的摸索中,广东还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经验。为解决部分欠发达地区因地理环境复杂、经济条件较差导致出版物补充更新、文化活动举办较困难等问题,广东先后为欠发达地区的96个县(区)配备了98辆“岭南流动书香车”。“岭南流动书香车”利用节假日时间前往村镇、集市主动开展下乡服务,利用车载出版物和文体用品等积极开展各类文体活动,如读书心得会、专家讲座、科技下乡、送戏下乡等,丰富了农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

“岭南流动书香车”以点带面,为农民群众提供优质、便捷、均等的阅读内容和服务,让不同知识层次、不同兴趣爱好的农村群众都能看到合适的出版物。

接下来,广东省将按照乡村振兴战略部署和要求,督导各地市推动农家书屋服务模式、服务内容创新,积极搭建基础平台,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农家书屋的建设、运营和服务,促进农家书屋与图书馆、社区文化站等融合,书屋藏书品种也会及时更新,满足群众不同需求,助力提升乡村的阅读质量。

南粤乡村,以农家书屋为核心场景,一场场精心组织、认真开展的乡村阅读活动正引领着乡村阅读风尚,营造着乡村“悦读”之美。


网编:陈冰青

本网站由南方杂志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备案号:粤ICP备10025432号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2257号

中共广东省委主管主办·南方杂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