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杂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页
往期
南方
杂志简介
单位公告
官方媒体

解析马克龙的“西方世界霸权终结论”

2019-10-21 来源:南方杂志 作者:沈孝泉

  

  最近,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我们正经历西方世界霸权的终结”“中国已走在世界前列,俄罗斯取得了重大战略成就,印度也在崛起”“这些国家动摇了现行的国际秩序,不仅影响了经济秩序,也影响了政治秩序”?西方大国一位在职总统提出“西方世界霸权终结”这样的结论,这还是第一次

  ◎沈孝泉(新华社世界问题中心研究员)

  ◎本文责编/郭芳

  法国总统马克龙最近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以下简称“二战”)后建立起来的国际秩序作出深刻反思,提出“西方世界霸权终结论”。近些年来,对于当今的国际秩序正当性以及西方对世界拥有的霸权在国际舆论上引起越来越多的疑问和指责。但是,马克龙这样一位在职总统作出如此深刻的反思并勇于提出“西方世界霸权终结”这样的结论,这在西方大国中还是第一位。

  联系到11年前法国时任总统萨科齐提出“相对大国论”,可以看出,法国的政治家对美国奉行的霸权主义以及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作出了越来越深刻和准确的评价与判断。

  马克龙“西方世界霸权终结论”的原话

  马克龙的“西方世界霸权终结论”,是8月27日他在法国年度驻外使节会议上郑重提出并用很大篇幅作了阐述的。他在演讲中提出:“我们正经历西方世界霸权的终结。从18世纪起,我们就适应了建立在西方霸权基础上的国际秩序。西方霸权在18世纪是经历启蒙运动的法国霸权,19世纪是经历工业革命的英国霸权和20世纪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后拥有经济和政治统治地位的美国霸权。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一切都被西方所犯的错误和美国政府(不仅特朗普政府)近些年来的选择所颠覆。”

  在承认西方霸权终结的同时,马克龙还指出西方忽视中国、俄罗斯和印度等新兴力量崛起的事实。他说:“同时,我们又忽视了新兴国家的崛起,其影响被低估了。中国已走在世界前列,俄罗斯取得了重大战略成就,印度也在崛起。这些新兴经济体不仅是经济大国,也成为政治大国,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文明国家’。这些国家动摇了现行的国际秩序,不仅影响了经济秩序,也影响了政治秩序。这些国家在构建国际秩序方面比我们更加具有想象力,而欧洲已经有点失去了这些,他们在重新洗牌。”

  对于西方资本主义现状,马克龙也进行了深入分析。他提出:“我们还面临一场从未有过的市场经济危机。由欧洲创立并在欧洲实施的市场经济在数十年中已经走上岔路。”他还指出:“扭曲的市场经济导致严重的贫富不均和两极分化,也打乱了我们的政治秩序。”

  马克龙提出“西方世界霸权终结论”的背景

  马克龙为何在国际秩序、西方霸权和市场经济这些重大的宏观问题上提出如此深刻坦率的看法?这要放在以下三个背景下来解读:

  第一,“黄背心运动”促使马克龙对法国乃至西方制度性危机进行深刻反思。马克龙在2017年5月执政后立即大刀阔斧推行改革。然而,去年11月法国爆发了席卷全国的“黄背心运动”。这场全国支持率达80%的抗议运动,核心诉求是改善民众生活。

  显然,这是法国社会多年积累的问题的总爆发。马克龙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点,如果不解决民生问题,任何改革都难以推行。马克龙承认,他的改革计划和节奏与民众诉求脱节,因此受阻。于是,他立即采取大幅减税、提高最低工资等多项措施以稳定民心,同时开展全国大讨论沟通民意,最终舒缓了“黄背心”的愤怒。当然,法国的根本问题并没有解决,需要马克龙政府提出解决办法。马克龙认为,法国产生的问题是经济社会制度出现了问题,归根到底是市场经济过分“金融化”而走上邪路。这个判断符合实际。

  第二,马克龙从欧洲一体化遭遇挫折中吸取教训。欧洲一体化始终是欧洲国家的梦想,法国、德国以及其他国家一直为达到这个目标而不懈努力,欧盟的建立、欧元的推出都是一体化的重要举措和重要标志。其目标是在多极化的世界中欧洲能成为强有力的一极。然而,2007年爆发的希腊债务危机引发了整个欧洲的经济动荡,接着连续发生了大规模的难民浪潮、国际恐怖活动在欧洲肆虐、长期执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政治受挫、英国脱欧演化成政治危机、民粹主义在欧洲各国兴风作浪甚至取得政权,这一系列事件重创了欧洲一体化进程,欧盟陷入重重困难之中。欧洲一体化的挫折促使马克龙对二战后的西方发展模式进行反思,并作出了新兴国家政治、经济发展活力远远超过西方的结论。

  马克龙是高举振兴欧洲的旗帜进入爱丽舍宫的,他给欧洲振兴带来一丝希望。但是,欧洲的路今后如何走,如何把欧盟所有成员国凝聚在一起,如何处理欧盟同美国、俄罗斯以及新兴力量国家的关系,这些都是需要作出安排和策划的。目前,英国陷入脱欧的自身危机,德国被“默克尔之后”所困扰难以自拔,法国虽然独善其身,但似乎也有孤掌难鸣之虞。欧洲的未来之路需要在西方霸权式微、国际秩序有待重建的背景进行考虑。这正是马克龙思考的问题。

  第三,欧美关系发生根本变化,动摇了现行国际秩序。二战后,以北约为纽带的跨大西洋两岸伙伴关系是西方最牢固的政治和战略同盟。进入21世纪,欧美之间的同盟关系开始发生变化,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执政时期实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双方关系开始松散、出现嫌隙。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上台后的一系列行动导致欧美关系进入全面紧张。

  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以下简称“G7”)是欧美关系的标志,但是2017年和2018年的G7峰会成了特朗普同欧洲盟国吵架的平台。今年的G7峰会前夕,法国总统府人士说,不求这个峰会能够促进欧美团结,能够“减少冲突”就是目标。这次峰会在马克龙的努力下总算顺利举行,没有分裂。但是,欧美关系已经发生根本变化的事实难以改变,双方同盟关系的象征—北约呈现“空壳化”,欧洲在安全防务方面依靠美国的日子不复存在。欧美同盟是二战后的国际秩序中最重要的关系,也是欧洲地缘政治中最重要的格局,欧美同盟的崩溃或名存实亡势必动摇二战后国际秩序本身,这也正是马克龙反思现行国际秩序的重要原因。

  马克龙“西方世界霸权终结论”将产生的影响

  马克龙的“西方霸权终结论”使人回忆起11年前,法国时任总统萨科齐提出的“相对大国论”。

  2008年1月18日,萨科齐在总统府为各国外交使节举办的元旦团拜会上指出,“我们已经脱离了1945年至1990年的两极世界,这个世界是稳定的,但并不公正”“我们现在也不再是1991年至2001年的单极世界,像‘超级大国’这样的词几年前叫得很响,但如今已不再流行”。他说:“在未来三四十年,我们将进入相对大国时代,中国、印度、巴西等国在政治、经济领域日益崛起,俄罗斯逐渐恢复元气,为形成一个新的大国合唱的多极世界创造了条件。”

  从萨科齐的“相对大国论”到马克龙的“西方霸权终结论”,两位政治家对国际局势和基本格局变化的看法是一脉相承的。如果说11年前,萨科齐看到的是美国一超独霸地位的削弱,那么今天,马克龙则看到了西方世界霸权走向了终结。如果说,11年前,萨科齐看到了新兴国家崛起并跻身于“相对大国”之列,那么马克龙则承认,中国、俄罗斯和印度等新兴国家的作用已经强大到对世界格局进行“重新洗牌”。

  法国政治家对二战后建立的国际秩序所进行的思考是坦率的和有价值的,这对于世界格局和地缘政治的演变将产生重大影响。

网编:卢志科

  • 本网站由南方杂志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备案号:粤ICP备10025432号

    中共广东省委主管主办·南方杂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