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杂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页
往期
南方
杂志简介
单位公告
官方媒体
首页 > 南方杂志主站>数字报>期刊发布>2020年 第08期

消费券,到底“香不香”

2020-04-26 来源:南方杂志 作者:陈健鹏

  

  对领到消费券的消费者来说,对急需客流量的商家来说,消费券肯定是“真香”。不过,消费券终归是短期激励手段,需要注意的是,不能对消费券产生“依赖症”。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提振消费信心是当务之急

  ◎《南方》杂志记者/陈健鹏 发自广州、深圳、江门等地

  ◎本文责编/张蓓蕾

  最近,“消费券”火了。

  今年3月2日,济南率先发放了旨在拉动文旅消费的2000万元消费券。随后,全国50多个城市陆续跟进,发放消费券,已成为全国多个城市刺激消费复苏的“大招”。

  3月18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消费促进司负责人王斌表示:“鼓励具备条件的地区和企业在公正公开的前提下,面向特定的群体、特定的商品、特定的领域推出各类消费券、购物券。”

  截至4月21日,广东成为发放消费券城市最多的省份之一,计划发放的消费券总额已经超过10亿元。

  消费券能否“劝”得动消费者?消费券怎样发放才科学?除了消费券,还有哪些拉动消费的方法?近日,《南方》杂志记者进行了走访调研。

  “红包雨”

  近期,广东不少地方都下起了“红包雨”。《南方》杂志记者了解到,自4月1日佛山和深圳罗湖区率先发放消费券以来,深圳、珠海、中山、东莞、鹤山等地陆续通过互联网平台等渠道发放消费券。

  “终于有理由去‘买买买’了!” 4月15日上午,佛山市民李小姐在南海天虹超市购物,抢购了满满一车的日用品、零食及生鲜菜品等。李小姐表示,她已经连续多次抢到购物券,在超市结账时,采用分单结账的方式,确保每张券都能使用出去。

  4月10日上午10时,佛山市南海区通过支付宝发放首批3000万元消费券。南海区发展和改革局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杂志记者,活动十分火爆,30万份消费券5分钟内抢完。短短一小时,消费者已经在南海区核销40万元消费券,拉动超百万元的消费额。

  4月17日上午10时,南海区又通过支付宝发放第二批价值2500万元的消费券。后台数据显示,这次仅花了95秒,25万份消费券就秒光了,一众网友感叹“手速太慢”。

  4月,江门鹤山发放电子消费券的活动刚启动,便得到鹤山市民的热烈支持。

  “消费券活动让我们都觉得政府在鼓励消费,证明政府对控制疫情是有信心的。”鹤山市民胡先生说。

  在鹤山市,各大参与活动的食肆生意火爆,不少商家在微信群里晒单,一家餐饮企业的老板在微信群里激动地表示:“感谢政府的扶持,感觉一夜之间,两个月来的萧条都改变了!”

  “电子化”

  消费券并不是个新鲜事物。

  2009年初全球金融危机之时,杭州、成都等地就曾通过向居民发放食品券、健康券、文化券等来刺激消费,这也是中国首次“触电”消费券。

  《南方》杂志记者留意到,和11年前相比,此次发放消费券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纸质券升级为“电子消费券”,包括微信支付、支付宝等多家支付机构均以不同形式参与了各地消费券的发放。

  比起纸质消费券,电子消费券更加便捷、方便、可溯源,还可以避免在发放过程中出现转卖等现象。

  4月20日,江门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在消费券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基于微信广泛的用户群体,江门市可触达各年龄层用户群。同时,微信便捷的操作降低了用户参与领券的门槛。微信支付还具备完善的风险控制和安全保障体系,拥有实名认证、领取人员地域限制能力,保障江门市政府精准触达目标群体,防止“薅羊毛”现象,让消费券的优惠落到实处。

  据了解,广东目前已有深圳、佛山、江门、珠海等多个市政府与腾讯达成合作,通过微信小程序等方式,累计发放了数亿元微信电子消费券。领取消费券的市民,在最终支付环节使用微信支付,即可自动抵扣。

  此外,采用互联网平台的数据,有助于政府评估消费券的使用效率。

  4月17日,深圳罗湖区根据之前消费券使用情况的分析,发现消费券大部分的使用时间集中在周末和夜间。根据这一特点,深圳罗湖区调整了消费券的品类,有针对性地发放总额达1000万元的夜间消费券,促进夜间经济持续复苏,罗湖也成为深圳首个发放夜间消费券的城区。

  南海区发改局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杂志记者,本次消费券发放,南海区与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实现了“一区一策、按需定制”“灵活可调整”“公平可追溯”等特点,可以全流程、最大限度保证消费券的精准发放和健康使用。

  如何发

  如何发放消费券,要将发放的消费券导向哪个领域,是一个技术活。

  与2009年类似,广东各地在发放消费券时,对消费券使用的场景和品类,都有着明确的规则。

  比如,4月20日起,珠海市消费券开启预约,使用领域包括餐饮企业、家用电器销售专门店、书店、景区门票、酒店住宿、美容美发以及经批准营业的演出场所、娱乐场所、经营性体育健身场所等。

  在佛山南海版的消费券里,则覆盖了餐饮、景区旅游、美容美发、住宿、零售、文体以及其他生活服务业等7个消费领域。

  南海区发改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消费券这样的设定,可以将惠民服务基本覆盖到实体消费领域的方方面面,充分撬动电商平台、行业组织、企业商家等市场资源,推动南海区消费服务业全面复苏,提振市场消费信心,拉动消费持续增长。

  “南海版消费券面向我区所有市民和到南海的消费者发放,并非针对某个特定群体发放,主要目的是拉动七大领域的实体消费。受益者一方面是消费者,实实在在给到走出门外进行实体消费的消费者实惠;另一方面是商家,提振商家对消费行业信心,也鼓励商家多参与促消费的活动。”该负责人说。

  在各地,餐饮行业是消费券的重点发放行业之一。美团研究院日前发布的《消费券带动餐饮消费——2020年清明节前后深圳市餐饮消费复苏大数据报告》指出,联合互联网平台发放消费券,是深圳餐饮业在疫情期间得以迅速复工并实现消费复苏的重要原因,截至4月11日,深圳的餐饮复工率接近九成,领跑全国。

  在市区两级消费券刺激下,佛山线下餐饮、美容美发等行业迎来一波消费热潮。口碑饿了么数据显示,自佛山消费券发布后,佛山线下餐饮门店新开业环比增幅超过30%,餐饮类消费订单量环比增幅也超过了100%。

  《南方》杂志记者留意到,在广东各地发放的消费券中,通常都有附加现金消费的“满减”规则。专家表示,这是因为消费券作为一种非经常的、稳定的、可预期的收入,且存在有效时限,刺激了民众必须配套个人现金来“用之而后快”,这使得个人收入并未因为消费券的存在,而沉淀于银行并未用来消费,符合消费券出台的初衷。

  释放潜力

  今年1月,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表示,消费连续6年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第一拉动力,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57.8%,拉动GDP增长3.5个百分点。

  广东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广东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27万亿元,占全国10.4%;网上零售额占全国的比重超五分之一;快递业务量占全国的比重超四分之一。

  这一切都表明,消费对于国民经济特别是对于广东经济来说,已具有压舱石的作用。这也意味着,与直接发钱或者大幅减税相比,消费券可能更适合刺激国内消费需求。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3月4日召开会议强调,“要把复工复产与扩大内需结合起来,把被抑制、被冻结的消费释放出来,把在疫情防控中催生的新型消费、升级消费培育壮大起来,使实物消费和服务消费得到回补”。

  4月9日召开的商务部网上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目前多个地市组织发放的多种形式的消费券激发了消费潜力,带动消费回补,在短期内取得了积极成效。例如,杭州发放的消费券已核销2.2亿元,带动消费23.7亿元,乘数效应达10.7倍。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在消费受到抑制的时候,运用消费券的方式能够比较好地带动被抑制的消费需求反弹,或者推动它出现恢复性增长。

  中信证券的研究指出,中性假设下,预计未来全国消费券规模349亿元,撬动乘数1.8倍,带动新增消费629亿元。

  但消费券作为一种短期刺激手段,并不都是“灵丹妙药”。

  苏宁金融研究院的一份报告指出,消费券有不少“雷区”,一是容易产生“替代效应”,比如家电、3C等耐用品,现在用消费券买了,未来很长时间可能都不会再有类似消费;二是可能会产生通胀压力,市场短期需求急涨,产品供给跟不上,容易导致需求拉动型通胀;三是无法事实上改变收入预期,人们一旦用完了消费券,消费意愿又将急速下滑,反而可能形成恶性循环。

  暨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海权认为,作为一种经济政策手段,消费券利弊并存,但在消费券的发行中必须注意公开、公正、透明,同时必须实行总量控制,防止各级地方政府一哄而上,使得各地消费券泛滥成灾,危害地方财政运行,扰乱金融秩序。

  南海区发改局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杂志记者,消费券可以短期内促进居民消费意愿的提升,但从长远来看,提升市民的消费意愿,一是要通过推动经济发展的方式提高居民收入;二是减轻居民在教育、医疗、住房等方面的压力,从而能够进一步释放居民的消费潜力;三是要健全消费产品体系,完善产品服务,增加消费者选择性,保障消费者权益,满足消费提质扩容需要。

  “消费券当然很好,顾客享受了优惠,我们也带动了客流量,但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恢复消费者的信心,这是由国内疫情防控的形势决定的。”在中山经营西餐厅的郭开扬对《南方》杂志记者表示。

  《南方》杂志记者留意到,近期,在提升居民的长期消费意愿方面,广东开始出台相关措施。比如,4月13日,广东省发展改革委等十部门联合印发《广东省关于促进农村消费的若干措施》(以下简称《措施》),在全国率先推动汽车下乡、家电下乡。

  广东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措施》有两个特点:一是刺激需求和加大供给相结合,抓住疫情过后的消费回补期,以财政补贴政策激发农村居民大宗消费需求,同时推动行业针对农村市场加大供给和让利,从而充分释放农村消费潜力;二是软硬件建设相结合,既要夯实农村路网、水电气网、通信网、物流网等适应农村消费升级的硬件基础,又要通过加强消费扶贫、营造放心消费环境等措施来完善促进农村消费升级的制度环境。

  深呼吸 记者观察:促进消费,重在提振信心

  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一季度消费受到抑制,带动经济出现负增长。其中,最终消费支出拉动GDP下降4.4个百分点,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实际下降12.5%。

  14亿人的消费大市场,毋庸置疑的是,消费需求一直都在,关键在于如何激活和拉动。近期,国内多个城市陆续开始发放消费券,目的是释放被疫情抑制的消费。

  消费券到底“香不香”?对领到消费券的消费者来说、对急需客流量的商家来说,肯定是“真香”,近期广东各地餐饮行业的回暖,也证明了这点。对各地方政府来说,消费券可以在短期内拉动大量消费需求,可以为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中小商家纾困,具有很强的针对性,也是一个提振消费的重要抓手。

  不过,消费券终归是短期激励手段,需要注意的是,不能对消费券产生“依赖症”。

  疫情中,人们的消费欲望与消费需求都受到了抑制,消费习惯也发生变化,这会导致消费行为变得更加谨慎,这是正常的。但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要释放被疫情抑制的消费,提振消费信心是当务之急。

  所以,促进消费,提振消费信心,最重要的还是要加强安全保障。目前,我省防范境外输入的压力依然很大,更需要把疫情防控各项工作抓紧抓实抓细,这是提振消费信心的安全保障。

  此外,除了稳住传统消费大盘外,促进消费,也要抓住大家的消费心理,进行“消费升级”。可以看到,在疫情之下,“宅经济”的逆势兴起,表明了新的需求和商机势不可挡。所以,培育发展新业态,创造和满足消费新需求,这也是“危”中寻“机”的好办法。

网编:卢志科

  • 本网站由南方杂志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备案号:粤ICP备10025432号

    中共广东省委主管主办·南方杂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