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杂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页
往期
南方
杂志简介
单位公告
官方媒体

调整经济发展目标 加大宏观对冲力度

2020-05-18 来源:南方杂志 作者:邹新月 郑玉航 蔡卫星

  ◎邹新月(广东财经大学副校长、珠三角科技金融产业协同创新发展中心教授)

  ◎郑玉航(广东财经大学珠三角科技金融产业协同创新发展中心助理教授)

  ◎蔡卫星(广东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珠三角科技金融产业协同创新发展中心副主任)

  ◎本文责编/殷立飞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社会运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通过对一季度我省经济形势分析,建议对我省经济发展主要预期目标进行调整。并顺应经济增长目标,建议出台以新型消费券为核心的消费政策、以新基建投资为核心的投资政策、以减税降费为核心的减负政策作为三大支柱宏观应对政策。

  疫情冲击下我省经济发展目标面临严峻挑战

  新冠肺炎疫情给我国经济带来了严重冲击,消费、投资和出口均出现显著下降。根据4月1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一季度经济数据,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206504亿元,同比下降6.8%,这是近50年来最大下滑。从我省情况来看,尽管尚未公布一季度经济数据,但是根据我们基于工商注册和网络招聘大数据对我省经济复苏预期监测的结果,尽管我省经济具有较强韧性,一季度呈现V形反转态势,但是在海外疫情冲击叠加下,复苏势头在3月中下旬再次掉头向下,后续走势值得高度关注。整体来看,我省3月经济复苏预期指数为72.4%,仅相当于2019年3月的七成左右。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在全球范围内持续,国内经济活动仍然没有全面实现复工复产,完全恢复到正常运行状态。我们预期2020年我省经济发展目标将面临严重的挑战,特别是考虑到以下两个关键因素,有必要调整我省2020年经济发展目标:第一,我国全年经济增长发展速度很难维持在原有6%的水平上,根据IMF对世界各国和经济体2020年的GDP增长率做出的最新预测,2020年中国GDP增长率为1.2%;第二,在内需减缓的情况下,海外疫情使得欧美等发达经济体遭受重创,欧美市场占我省总出口比重约为70%,而我省经济增长对出口的依赖度较高(40%),全球疫情持续性将给我省二季度经济复苏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

  调整经济发展目标应注意的问题

  在以目标引领为主要特征的我国经济发展体制下,经济目标不只是一个数字化的简单概念,更是一套系统性的复杂体系,对引导资源配置、促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的作用。2020年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承担着经济健康增长、脱贫攻坚、民生改善、污染防治等诸多方面协调并进的特殊历史使命。如何对经济目标体系进行策略性调整,以此来缓解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负面冲击,就成为当前经济复苏和动能转换的重要内容。我们认为,2020年我省经济发展目标调整应该注意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在量化方式上,合理设定各类经济目标的总量指标,尽量采取区间预设方式增强灵活性。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宏观经济影响体现在投资、消费和外贸等各个方面,短期内经济总量的损失必然会对全年经济目标产生较大的负面作用,而总量控制作为经济目标设定的直接手段,过高或者过低的经济目标都不利于经济恢复和持续发展:过低则容易降低经济社会预期,影响发展活力;过高则容易带来冒进,应避免刺激性的政策方式损失经济效率。

  第二,在权重结构方面,各类经济目标的序次权重要进行权衡,关乎民生的目标要适当前置和强化。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后,经济发展的主基调是“稳”字当头,特别是“稳就业”是首要考虑的问题。在结构性目标调整上,促进就业、扩大内需等类型的民生保障目标的权重需适当强化,而经济增长、固定投资等类型的增长目标相对弱化。

  第三,在时间层次上,短期目标和长期战略应当“激励相容”,短期目标设计确保长期战略规划的实现。从政府的行为视角看,疫情后短期经济目标侧重于增支减收,但需要警惕长期内地方政府投资结构的扭曲和债务增长。短期经济目标的设定应实现相应的分解细化,对主动扩大就业的企业主体实施精准补贴和优惠,并且有效引导企业投资结构的优化,加大企业长期研发投资,增强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促进产业升级。

  2020年我省经济发展目标调整的情景分析

  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加大了我省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但是我们也看到,我省经济内在向上的发展势头没有改变,增长潜力仍然存在。基于疫情冲击后经济目标体系调整的政策结构和方向性特征,而经济目标体系的构建中同时也涉及经济增长、财政收入增长、消费、投资、进出口等诸多具体数值性目标的设定,这也是需要研究的重点。我们将结合情景分析方法,较为准确地设定我省经济增速目标,并据此推演经济结构性目标,充分考虑疫情冲击后的经济复苏态势,也为政策设计提供参考依据。

  根据2015-2019年我省季度GDP占全国比重的数据计算获得,四个季度的比重分布大约是22%、25.2%、25.8%、28%,如果无疫情冲击,季度GDP预期增长为6.5%、6.2%、5.7%、5.8%,全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为6%左右。而在疫情冲击下,假设我们设计三种情景假设,对我省全年GDP做大致估算:

  第一,悲观假设下,经济出现L形走势,三季度、四季度出现弱反弹。假设二季度GDP同比增速收窄至下降2%,但仍然处于同比下降区间;三季度、四季度微弱修复,分别假设增长2%、4%。全年增速仍然可能出现同比下降,大约-0.3%左右。

  第二,中性假设下,经济出现U形走势,二季度能够同比持平,三季度、四季度出现较强反弹,假设分别同比增长3%、6%,全年GDP增速有望实现同比增长1%左右。

  第三,乐观假设下,经济V形反弹的底部收窄,二季度能够实现同比增长2%;海外订单情况逐步修复,复工复产进度明显提升,三季度、四季度能够实现较高增速,假设分别达到6%和9%,全年能够实现3.1%左右的同比增速。

  在三种情景预测下,考虑到我省复工复产的发展态势,我们建议将我省全年GDP目标增速定为3%左右。同时,疫情的影响并不是短期的,以及后续宏观财政和货币等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对于对冲疫情影响也将会有着显著作用。基于上述考虑,建议我省经济增长目标的区间范围以0.5为宜,可定为2.6%~3.1%。

  完成2020年我省经济发展新目标的主要思路

  因应调整后的新目标,我省要要加大宏观政策对冲力度,全面做好“六稳”工作,从而确保“六保”。具体来说:

  第一,以经济增长目标为压舱石,整合政策稳预期。针对调整后的新增长目标,建议系统出台宏观对策政策,重点是政策出台速度要快、总量规模要大、扶持力度要强。我们建议,整合现有各类扶持政策,包括中小企业26条、个体工商户23条等系列政策,打造以新型消费券为核心的消费政策、以新基建投资为核心的投资政策、以减税降费为核心的减负政策等共同构成,总额可以比照与我省GDP世界排名类似其他国家和地区刺激力度,以财政政策为主的5000亿元政策。

  第二,以新型消费券为抓手,启动消费扩内需。在各地现有消费券基础上,从省级层面推出全省通用“新型消费券”,在餐饮、住宿、文娱、旅游等基础上,将手机、家电和汽车等产业链条长、带动能力强的耐用消费品纳入消费券适用范围,考虑发行消费振兴地方专项债,推出总额1000亿元的新型消费券。

  第三,以新基建投资为重心,稳定投资强动力。在传统基建逐渐饱和的基础上,以5G、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为主的新基建投资不仅有利于对冲疫情后的投资不足,也更有利于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向智能化和数字化发展。建议尽快出台总额2000亿元的新基建投资。

  第四,以减税降费为核心,降低负担轻上阵。对于服务业和小微企业等重点对象,由于贷款等方面的天然特征,对其“输血”效果往往不好,因此通过大幅度、持续性减税降费来降低负担减少“失血”,对这类对象往往更为有效。我们建议总额2000亿元左右的专项减税降费,着重加大对小微企业、个体户等重点对象减税降费力度,将有关政策延续执行至2020年12月底。

  [本研究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大数据驱动下中国地方金融风险监测与防控研究”(19AJY027)、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广东省银行服务农村的现状评价与优化路径研究”(GD18CYJ03)的阶段性成果]

网编:陈冰青

  • 本网站由南方杂志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备案号:粤ICP备10025432号

    中共广东省委主管主办·南方杂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