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杂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页
往期
南方
杂志简介
单位公告
官方媒体

【区域协调】谁能率先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谁就能跑得更快

2019-02-25 来源:南方杂志 作者:郭芳 史成雷

  ◎《南方》杂志记者/郭芳 史成雷 发自广州

  ◎本文责编/郭芳

  2018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视察时指出,城乡区域发展不平衡是广东高质量发展的最大短板。

  “最富的地方在广东,最穷的地方也在广东”,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流行的这句话,道出了珠三角、粤东西北地区越拉越大的经济鸿沟。目前,广东经济总量的80%左右集中在珠三角,粤东西北12个市只占了20%左右。

  区域发展不平衡,既是广东的现实,也是江苏、山东、浙江的现实,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面临的现实。“谁能率先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谁就能在下一轮经济发展中跑得更快。”《2018年度广东功能区域综合竞争力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课题组组长、广东省社科院教授丁力表示。

  区域协调发展,广东已落在后面

  翻看江苏地图,苏南、苏中、苏北边界明确、泾渭分明。这种划分不仅是地理上的划分,还是经济差距上的划分。在浙江,同样存在沿海发达城市与浙西南山区市之间的不平衡,而山东则存在鲁东、鲁中、鲁西之间的差距。

  背后的原因,除了区位条件、资源要素等方面的差距外,还跟城市发展的“虹吸效应”有关。改革开放以来,珠三角和苏南是中国经济最先起步的地区之一。珠三角、苏南发展得越快,对周边城市人口、资源的吸引力就越强烈。

  《报告》课题组执行组长、广东省社科院竞争力研究中心范西斌表示:“广东、江苏两地政府都意识到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破题区域发展不平衡,江苏率先出现了狼群效应:苏中、苏北等欠发达地区奋力直追,南北经济差距不断缩小。”

  比区域总量。2017年广东实现地区生产总值8.99万亿元,其中珠三角9市地区生产总值占全省比重为79.7%,粤东西北地区12市仅占20.3%。同是省内相对欠发达地区,江苏的苏中和苏北地区占了江苏全省GDP的40%以上。

  比人均指标。2017年珠三角人均GDP分别是粤东、粤西和粤北地区的3.48倍、2.84倍和3.77倍;而苏南地区仅为苏中的1.41倍、苏北的2.25倍。尤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2017年人均GDP为5.97万元,广东有14个市的人均GDP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江苏只有宿迁和连云港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比财政收入指标。广东21个地市还有8个城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低于100亿元,低于200亿元的有13个;而江苏全省13个地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全部高于200亿元。

  曾有人形象地比喻道,广东是几匹狼带领一群小绵羊在跑步,江苏则是一群狼在飞奔竞跑,发展后劲自然就会不一样。范西斌告诉《南方》杂志记者,从总量数据看,广东的GDP增速2008—2017年10年中有9年低于江苏,有8年增速低于山东。2017年广东GDP增速均快于江苏、山东,表现出企稳回升态势。

  江苏是怎样抹平发展鸿沟的

  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江苏走在了前面。在江苏,曾经泾渭分明的苏南、苏北的界限,正逐渐被抹去。

  两地界限的淡化最明显地体现在交通上。早在10多年前,江苏省就提出在苏北地区“打一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淮海战役”。江苏省委、省政府就此出台了给力的配套资金政策,使得江苏的高速公路密度多年前就跃居全国第一。

  党的十八大以来,南京长江三桥、南京长江四桥、扬子江隧道、长江隧道等数十座过江通道连接江苏南北,让长江天堑变通途。未来几年,江苏13个地市将全部实现通高铁,形成南京1.5小时高铁圈。

  与此同时,江苏提出“南北共建开发园区”,鼓励苏南重大产业转移项目落户苏北。“两地共建,最大的难题在于如何建立有生命力的合作机制。江苏省委、省政府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江苏省社科联原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张颢瀚曾在接受《南方》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

  2006年,江苏省专门出台文件明确,在南北合作共建产业园区,要实现“干部、招商、管理、具体运作四个以苏南为主”。这也意味着苏北要抛弃狭隘的地域观念,要有“我的地盘可以让别人做主”的改革勇气。这也对调动苏南地区投资积极性、推动产业转移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作为苏南、苏北合作的样本,苏州宿迁工业园为广东的产业转移提供了借鉴。发达地区将园区建设、产业规划、招商引资、环境治理等先进理念,输入到欠发达地区,让其少走弯路。苏州宿迁工业园被外界解读为苏州工业园的“克隆版”。

  苏州宿迁工业园从零起步,经济总量快速增长。截至2017年底,落户园区的各类企业共有181家,总投资384亿元,工业平均投资强度达每亩560万元。以2017年为例,园区以占宿迁市0.16%的土地创造了全市5%的GDP、13%的工业增加值和22%的企业所得税,园区已经成为宿迁市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十二五”期间,江苏在苏北设立南北共建园区共计38个,累计向苏北转移500万元以上项目10432个,大幅提升了苏北五市的区域竞争力。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江苏创新性地提出了重构江苏发展新版图的“1+3”重点功能区战略,跳出地理上的划分,摆脱按照苏南、苏中、苏北区域发展梯度“排队走”的老路,打破三大传统板块的地理分界和行政壁垒。

  其中,“1”是指扬子江城市群,包括苏锡常、南京、镇江、扬州、泰州以及南通部分县,重在创新驱动、集群发展;“3”指以连云港、盐城、南通为代表的沿海开放城市,主攻现代海洋经济;以宿迁、淮安、里下河地区以及苏中部分县组成的生态经济区,重点是培植生态经济区,扩大生态竞争力;以徐州为中心的淮海中心城市,推动江苏纵深发展,使徐州成为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

  “这改变了苏北地区仅仅作为产业梯度转移的被动接受者、发展上的跟随者现状。引导苏北跳出原来的区域局限和路径依赖,放开手脚,做自己应该干、能够干,也能够干得好的事情。”广东省工商联副秘书长潘丽珍在研究粤苏鲁浙经济发展时发现。

  目前江苏已经尝到南北区域平衡发展的甜头。潘丽珍举例道,以民间投资为例,2017年苏南、苏中、苏北分别完成14614亿元、9658.6亿元、13212.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5.6%、14.1%、10.7%,分别占全省民间投资总量的39.0%、25.8%、35.2%。

网编:卢志科

  • 本网站由南方杂志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备案号:粤ICP备10025432号

    中共广东省委主管主办·南方杂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